您的位置:首页  »  【吉尔的绞刑】【完】
【吉尔的绞刑】【完】
  在回到牢房的路上,吉尔一直在低声呜咽。

  这是可以理解的,即便是正在押送吉尔的这个愤世嫉俗的三十多岁的老处女,她也很同情吉尔的遭遇。因为就在几分钟前的法庭上,吉尔的审判法官杰克森,无情地对她宣读了死刑的判决书。

  原本法律规定的执行死刑的最低年龄是二十二岁,凡是不够年龄的囚犯都会被缓期执行。如果她们在监狱里表现足够好的话,基本上都会被改判成终身或是二十年监禁什么的。但现在,新的法律条文将死刑的执行年龄提前到了十八岁。

  这样,在三天前才度过她的十八岁生日的吉尔,很不幸的成为了新法律条文的第一个牺牲者。

  由于是最高法院的最终宣判书,按照法律规定,吉尔的死刑已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所以当判决结束后,法院的工作人员就已经将吉尔的个人档案从电脑中删除了。从法律的角度上来讲,这便依然意味着吉尔的死亡——当然,真正的死刑要到第二天才会执行的。

  回到牢房中,吉尔蜷缩在墙角,低声地哭泣。她回想起在法庭听到判决的时候,她和她的家人是如何的惊慌。她双手抱头,尖叫起来。

  虽然她是如此的不情愿,但时间却不会为她有任何的停留。当天刚蒙蒙亮的时候,她被牢门开启的声音所惊醒。一个声音无情地呼唤她的名字:“吉尔,你的时间到了。”

  前来的守卫一共有五人,都是女性,看外表年龄也不是很大。她们将吉尔的双手用手铐反锁在身后,并给她戴上沉重的脚镣。除此之外,她们还用皮带将吉尔的双臂从肘部紧紧地捆扎了起来,勒的吉尔感到很痛苦。

  吉尔先被押送到准备室中。在这里,她被灌肠并剪短了头发。当一切都准备就绪的时候,一个看起来和吉尔年龄差不多大的女守卫问吉尔有没有什么最后的愿望。

  虽然感到很羞愧,但吉尔还是悄声地在女守卫的耳边低声说出了自己的愿望。

  女守卫愣了愣,随即请求她的同伴们暂时离开一下,然后说道:“很抱歉。我不能揭开你的束缚让你手淫。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你得到快乐的。”

  吉尔的脸更红了,“谢谢你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当然不。”女守卫微笑着给了吉尔一个温柔的亲吻,并开始抚弄她的乳房。

  当吉尔的乳头在她的挑逗下挺立起来的时候,她的手指开始探入吉尔的双腿之间。

  “喔…喔……我的天……啊…啊……天啊!”

  女守卫的手法让吉尔得到了强烈的满足。她尖叫着发泄自己的情绪,两行清泪顺着她的脸庞悄然流下。她喃喃自语道:“天啊,让是能我让我早些认识你,那该有多好啊……”

  走出牢房,穿过阴暗的走廊,吉尔终于面对了即将夺走她性命的绞刑架。她全身战栗,竭尽全力地控制自己的情绪,希望自己可以表现的坚强和有尊严。但是,当她踏上绞刑架的第一级台阶的时候,她终于控制不住地哭出声来。

  “不!我不要!求你们了!”她嚎啕大哭,挣扎起来。但在守卫们的压迫下,她还是不得不最终站在了绞刑架的平台上。但她还是一边哭闹一边左右摇摆着她的头,试图不让绞索套在她的脖颈上。

  押解她的其中一个女守卫失去了耐心,抽出警棍,狠狠地打在吉尔的肚子上。

  强烈的痛苦让吉尔失去了全身的力量,痛苦的跪了下来,无力地喘着粗气。终于,绞索被套在她的脖子上,并被收紧。

  随着绞索的逐渐收紧,吉尔不得不跟着站立起来,挺直身体。在站立起来的过程中,吉尔似乎终于找回了她自己的勇气和尊严,平静了下来,不再哭泣。

  典狱长走过来,再次宣读了她的死刑判决书,以证明他有合法的处死她的权力。然后,他询问吉尔有没有什么想最后交待的。吉尔冷静地回答道:“没有了,请绞死我好了。”

  刽子手推动控制杆,打开了活门。吉尔瞬间从绞刑台上落下,紧绷的绳索承受住了她全身的重量,深深地勒入了她纤细的脖颈中。

  随着吉尔双腿在空中漫无目的地踢蹬,她的胸脯也上下抖动着。透过薄薄的囚衣,可以很明显地发现吉尔的乳头就如同她做爱时候一样挺立着。在空中的摆动中,不知道为什么吉尔还注意到了刚才的那位年轻女守卫,发现她正在用一种奇怪的狂热眼神注视着她。这个时候的吉尔,怎么也不可能想到,就在三个月后,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守卫,也会同样的在这个绞刑架上,被高高吊起。

  渐渐地,吉尔的身体不再有任何的剧烈动作,只是在无意识的蠕动着。她的肺在竭力地呼吸,却接收不到一丝新鲜的空气。她肿胀的舌头,开始逐渐从她半张的口中伸出头来。而她的眼睛,也开始因为体内的压力凸出眼眶。

  突然间,一个意外的情况发生了。套在吉尔脖颈上的绞索居然毫无征兆的断成了两截,重重地将吉尔摔在了地上。

  那年轻的女守卫,凯特琳,第一个反应过来冲上前去,为吉尔做人工呼吸和心肺按摩,直到她咳嗽起来,重新可以自行呼吸。随后,她被送入了监狱医院,治疗她因为从绞刑架上落下来摔断的伤腿。

  在吉尔住院的同时,法律界因为她的离奇遭遇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辩论。辩论的焦点集中在她的判决书的最后一句:“……你将在绞刑架上吊起,直至死亡。”

  一方认为,由于吉尔现在依旧存活,所以她的判决书并没有被彻底的执行。

  按照字面上的规定,吉尔应该再一次的接受绞刑,直至她彻底死亡。而另一方面认为,从医学的角度上而言,吉尔实际上在她摔落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死亡了,只是后来在凯特琳的救护下,又重新复活了。所以,法院所下达的判决书已经被完美的执行了。

  不过,最后决定一切的却并不是律师们的争辩。还记得前面曾说过,法院的工作人员已经提前删除了吉尔的个人社会档案吗?为了遮掩他们工作上的失误,法官最后决定:吉尔,不得不接收她的第二次绞刑,直至死亡。

  在最终结果出来的当天夜里,凯特琳悄悄地溜入了吉尔的牢房。她脱去了自己的制服,爬上了吉尔的床,在为她带来坏消息的同时也给她带去了一场充满激情的性爱。而在低语之后,吉尔微笑的坐直身体,平静地看着凯特琳用她的皮带,扼死了她。

  三个月后,凯特琳因为谋杀吉尔的罪名,走上了那原本是要绞死吉尔的绞刑架。在整个的行刑过程中,凯特琳一直都平静而面带微笑。因为她知道,吉尔正在另一个世界等待着她的到来呢。